夫妻婚后未共同生活是否可以申請返還全部彩禮?

成功案例 找華律 1411℃

【案件】李某1、謝某之子李某2與江某2、童某1之女江某3于2016年5月經他人介紹相識,后男女雙方家長及媒人協商訂婚事宜。2016年10月,由江某某執筆代江某2出具給李某1《紅帖》一份,載明:聘金236,000元、銀元39個,回奉30000元,同時還載明食物若干。后李某1給付銀元39個、聘金206,000元(其中江某1接收90,000元、童某1接收116,000元)、謝某給付江某3聘金30,000元、支付食物折價款13,000元,后江某1在《紅帖》背面寫明:于2016年12月初,聘金、“轎菜”全部付清。此外,江某3還收取謝某給付的萬足金手鐲二個(價值共計20,457元);收取李某2紅包三個(見面禮紅包3,900元、領結婚證紅包8,800元、轎禮紅包6,600元)。×年×月×日李某2與江某3在民政局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婚后雙方共同生活期間,不能和諧相處。2017年3月4日,李某2回家將江某3接至XX上班處共同生活,但江某3與李某2的妹妹在XX居住2、3天后,到XXX參加美容美甲培訓未再回李某2家生活。2017年3月8日,雙方通過微信的方式協商離婚與聘金返還事宜。2017年7月25日,李某2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后李某2申請撤回起訴,一審法院于2017年8月15日裁定準許其撤回起訴。2017年12月27日和2018年1月16日,雙方及其家長在某鎮調解委員會組織下協商離婚及返還彩禮(聘金)未果。2018年3月14日李某2再次向一審法院起訴要求與江某3離婚。2018年6月7日一審法院作出民事判決書判決準予李某2與江某3離婚。李某2與江某3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偶有共同居住,但未發生性關系。李某1、謝某、李某2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決江某2、童某1、江某3、江某1返還李某1、謝某、李某2彩禮計288,225元及足金手鐲2個,經一審法院審理被駁回。
【案件焦點】再審請人主張應當返還全部彩禮是否應得到支持。
【評析】南京離婚律師認為首先,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㈡》第十條規定的返還按照習俗給付彩禮的情形之一,而非返還全部彩禮的條件。其次,共同生活不僅包括同居生活,還包括共同的精神生活,履行相互間的扶助義務以及共同承擔家庭生活的責任等。經查,李某2在一審筆錄中稱其每天給江某3送飯,李某2提供的微信截圖記載2017年1月25日江某3請李某2帶其母親趕集等,再審申請人亦在再審申請書稱“婚后,有交集的日子不到十天”,一二審法院認定雙方偶有過共同生活具有相應的事實依據。在雙方偶有共同生活以及李某2先提出離婚的情況下,一二審判決仍綜合考慮李某2與江某3共同生活的時間較短、彩禮數額較大,李某2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經濟狀況符合當地民政、勞動和社會保障等部門規定的公民經濟困難標準等具體情況,將收取的23.6萬元及銀元39個、足金手鐲二個,酌定返還彩禮款15.5萬元,已臻合理。
【審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判決駁回李某1、謝某、李某2的再審申請。
【總結】南京離婚律師指出:夫妻辦理離婚手續但是并未共同生活的屬于法律規定的按照習俗返還彩禮的情形,但是并非返還彩禮的全部條件,并且共同生活還包括精神生活,履行相互救助義務以及共擔家庭責任等,本案中基于雙方實際情況返還的彩禮數額已經合理。

轉載請注明:南京離婚律師網 » 夫妻婚后未共同生活是否可以申請返還全部彩禮?

喜歡 (92)
成年女人18级毛片毛片免费视频-A级毛片免费全部播放-a级毛片免费观看